欢迎访问: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偷拍亚洲网友图片区-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背叛者妻子

背叛者妻子

一番激战过后,玛丽八爪鱼一样的缠在埃维的身上,二人的下体还结合在一起,每一次呼吸她都可以感受到自己腹中那满溢的精华在挤压着自己的子宫壁。

每一次呼吸都会有一阵快感从下体传来。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美妙的一次了,不过我最好出现在宴会上,不然他会来找麻烦的。

」玛丽觉得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想要永远的留在这个男人的身旁不离开。

但是她的丈夫正在楼下,如果不想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玛丽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忍痛离开,自己和这个新的情人以后还有很长的日子可以在一起,但不是此刻。

埃维的双手还扣在玛丽的双臀上,让她根本无法把下体抽离出来:「我们以后还会再来这样疯狂一次么?」和这样一个女人做爱的感觉可比与那些廉价的妓女在一起要好多了,如果是那些妓女的话,恐怕早就在完事以后拿钱走人了,不会在床上在温存这么久的时间。

此刻已经尽兴的他已经在期待下一次的幽会了。

玛丽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对他说道:「当你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以后你可能早就把我忘记了,你有一根那么巨大的阳具整个阿贝尔男爵领地乃至于整个帝国的贵妇都会争先恐后的想要爬上你的床的,相信我。

」埃维用力的在她的下面又挺进了几下,才把她放开,把烛台上的蜡烛取下来一根送入了玛丽的体内,一直到连根没入,才把她拥入怀里:「但是,我现在的心,可是全都在你的身上了。

以后的事情不要交给现在来烦恼。

」宴会已经进行到了深夜,埃维和玛丽才先后出现到在公众面前,那群贵族小姐们看到春光满面洋溢着幸福笑容的玛丽与丈夫拥抱在一起的样子,不禁再次对她鄙夷了一番。

但是大家手里都有对方的秘密,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捅破的好。

谁也不想在和自己的情人在床上激烈运动的时候因为其他人的告密被自己的丈夫抓个正着。

不光那些贵族们有自己的交际圈,那些准男爵、骑士和有钱人们也有自己的圈子。

她们看到玛丽去了楼上这么久才下来,纷纷八卦的想要打听一下,埃维的性能力究竟多么强,才能坚持这么久的时间。

玛丽炫耀似的让她们把手掌放到自己的小腹上,去让她们感受被蜡烛堵在体内的胀满的样子。

那些女人们纷纷向她表达了自己的羡慕之情,更有大胆的人已经摩拳擦掌的想要去和埃维约一个时间亲身实战一下了。

把自己积攒的情欲都发泄掉的埃维也回到了杰西卡的身边,让那些主动的女士们无从下手了。

作为宴会的主持人,杰西卡在发现埃维与玛丽一起消失在会场之时就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要发生什么事情,虽然她并不喜欢这种滥交的行为,但是为了融入这群人之中她也不得不默许了这种行为的存在。

而且,在埃维还为自己效命的时间里,那群女人想要把自己的护卫借来让她们自己来使用的话,到时候她还可以掌握一些主动权,去达成自己的目的。

「下次再做这种事情不要带到房间里去,我不希望我隔壁的房间有人在做这种事情。

」杰西卡只是略微对他警告一番,就把他放过了。

杰西卡已经觉得有些累了,剩下的繁文缛节都交给管家去处理吧,她现在只想回到房间关死门,好好地清静一下。

回房的路上必然要路过埃维的房间,从未和男人亲密交流过得她,觉得那扇虚掩的房门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还没走进房间就闻到了男人女人发情的荷尔蒙的味道,凌乱的床褥上还有腥臊的液体残留,这种气味没有引起自己的反感,反而还有一些兴奋。

在床边没有关上的柜子抽屉里面,还有残留着玛丽体温的贴身内裤,杰西卡没想到看起来端庄的玛丽的外表下,穿着如此淫荡的内衣,黑色的薄纱上面装饰着花纹和蕾丝边,把女人最隐私的地方暴露的一清二楚。

鬼使神差下,她把那个内裤收了起来,做贼心虚的离开了埃维的房间。

宴会上的埃维已经成了玛丽的朋友们之间的抢手货,她们的婚姻大多都是一笔交易,一具美妙的肉体就这么沦落到了那些缺乏锻炼、持久力低下的男人手中,与他们做爱简直就是隔靴搔痒,被撩拨起来的情欲折磨的这些女人把目光投向了那些在自己身边的佣人或者是其他的可以满足她们的男人身上。

在性能力低下已经成为了贵族男人们的通病以后,女人们只能去和那些血统低劣的男人媾和。

如今有这么一个身怀宝具的高贵的魔法师在眼前,她们当然不能放过。

被花丛淹没起来的埃维手上没有闲着,在那些围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身上揩油。

与他们讲述冒险者们相互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研究出来的种种技巧姿势。

仅仅是听听这些狂野的东西,就让那些只知道传教士姿势的女士们的心如小鹿一般乱撞。

展露着自己性感的一面来得到埃维的青睐。

在隔壁厅坐在一起吹着牛皮的男人们,正沉醉于炫耀自己的地位或者金钱,女人对他们来说只是生育和发泄的私人用品。

隔着那群女士们,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埃维的存在。

只是以为那群女人还在聊着那些愚蠢又无聊的问题。

埃维已经隐隐成为了宴会的主角,一些八卦的贵族小姐们在打听到了埃维的强悍以后,也开始热衷于炫耀自己与埃维曾经用怎样怎样前所未见的姿势度过那些美好的时光,当然她们所说的是真是假,就有待商榷了。

宴会过后,对于埃维魔法力量来源的研究再次提到了杰西卡的议程。

她把埃维带到了魔法部让他来系统的学习练习自己的魔法能力。

而她自己则和一群老学究在暗处观察记录埃维的一举一动,好像一个动物学家发现了一个珍惜的物种。

「在以太时代,宇宙之间充斥着以太,那些先民可以不用依赖任何的媒介来释放魔法,在无数的岁月之后的炼成时代,以太与人类的亲和力越来越低,人们在古老的遗迹中发现了阵法与其衍生出来的技术,让魔法的使用变得容易起来,这些知识被发现的人取名为炼成魔法学。

炼成魔法的发现推动了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让人类在与其他种族的斗争之中获得了巨大的优势,把最肥沃富饶的土地纳入囊中,建立了幅员辽阔的神圣罗马帝国。

自那以后人类的历史从与其他物种的斗争之中变为了人类与人类的厮杀、阴谋、尔虞我诈,不可一世的神圣罗马帝国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土崩瓦解。

人类的历史就进入了现在的群王时代,每一个帝国的国王都分封着自己的贵族们,安居一隅。

异族的力量也开始了死灰复燃。

」让埃维能坚持听着这样的长篇大论到现在的是,正在讲授历史的那个成熟女性的胸前不停抖动的两团乳肉。

在玛丽身上尝到甜头的他已经不会去在意那些庸脂俗粉了,当他把一个又一个自己不敢想象的高贵的女人在床上征服以后。

当然那两派的女人们都纷纷想把杰西卡拉入自己的圈子里面,血统派声称她的体内流淌着的是阿贝尔男爵的血,自然应该与她们站在一起。

金钱派们则与她一起回忆那些被贵族们冷落的往事。

虽然至今为止杰西卡没有获得什么实质性的利益,不过那些被送到自己府上的各种礼物与邀请都被她照单全收了。

埃维在魔法部的日子让他的魔法能力突飞勐进,已经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与队友免受自己魔法的波及。

但是杰西卡他们依旧没有在他的身上找到丝毫线索来解释他变得如此强大的原因。

「或许这是神赐给他的礼物吧。

」魔法部分部部长在失去了耐性之后把这件事情盖棺定论了,虽然魔法师们不是虔诚的信徒,但他们宁可以这个理由来解释,也不愿意承认这个曾经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渣滓血统优于自己。

他那源源不断的魔法力,帮助了许多魔法师们完成了自己设想的一直无法实现的研究,对于他的贡献,魔法部也正式授予了他魔法师的身份,而不是那种外面有点魔法天赋就自称魔法师的江湖骗子。

凭着这个身份他已经可以和那些贵族体系边缘的准男爵和骑士们平起平坐了。

当然那些与他痴迷的女人从来就没有在意过他是不是一个有着正式地位的魔法师。

女人们关心的只是她们在床上的时光是否令人难忘。

因为埃维与玛丽的长期关系,让玛丽的丈夫大卫欧文与他成为了好友,这一位新晋的名人没有那些贵族们的臭毛病,让大卫对他感到亲切许多,花了不少钱来结交这一位魔法师先生。

绿宝石矿已经开采出了第一批,大卫毛遂自荐的来到了阿贝尔府,商谈收购绿宝石的事情。

有了埃维和玛丽的帮助,双方愉快的达成了协议。

在共进晚餐的时候,玛丽趁着自己丈夫不注意在他的酒中下了迷药,在酒力的挥发下,管家与埃维一起把死猪一样的大卫拖到了客房丢到床上。

在管家离开以后,玛丽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感。

跪倒在埃维的面前,掏出了那根宝贝亲吻起来。

她的热情很快有了回应,那个婴儿手臂一般的,被玛丽塞进了嘴里。

她一个人在家里已经练习过许多次了,如今她还是觉得有一些艰难。

她放松喉咙,让那东西一点一点的进入了自己的食道里,她的脖子也随着深入一点一点的被撑起了一条山梁。

肺内的空气已经坚持到了极限,玛丽不得不把宝贝吐了出来大口喘息,眼睛都胀的通红。

休息过后玛丽进行了第二次的尝试,那腥臭的味道已经让她的小穴湿润起来。

被男人的肉棒把自己的嘴当做肉穴一样使用,让玛丽性奋不已,或许是开始发情以后人会有些变化,这一次她终于把肉棒全都喊了进去,从下颌道前胸,鼓起了一条又粗又长的肉丘,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东西在跳动着。

把肉棒退回口中换了口气,这一次玛丽豁出去了,让那根东西一路到底。

她感觉整个人都被那炙热的肉棒刺穿了,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感觉的用来泄欲的工具一般,已经不在是一个女人。

双手扶在埃维的股四头肌,玛丽低着头在他的身下一阵吞吞吐吐。

这样强烈的感官和心里刺激,让她觉得比被这东西塞到下面还要爽。

而埃维此刻也是痛并快乐着,即使玛丽竭力吃下了自己的宝贝,但是这里可是比小穴要紧了不知道多少,他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玛丽整天食管的环形肌为了把这个异物排出去,在不停的收缩。

勒的他有些疼痛。

但是这样一个美少妇跪在自己面前下贱的用嘴来服侍自己的同时这个荡妇的丈夫就在不远处,如此刺激让他险些败下阵来。

玛丽也意识到现在的自己还不够熟练,这样下去就算把自己憋死也没用。

她站起来转过身去把裙子掀起来扎在腰间,弯腰下去双手撑在床上分开双腿。

学着街边的母狗求偶的动作,摇摆着自己的屁股,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令埃维没想到的是,玛丽下体的两个洞早就被东西塞住了,上面的那个洞被一个水晶塞子塞住了,在塞子地步还装饰了动物的毛皮像一条尾巴,而下面的洞就更刺激了,干脆直接塞进去了一个玻璃杯,放眼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肉壁的褶皱和尽头的那个禁闭的小嘴在不断的蠕动挤压吸允着这个玻璃杯。

自己只是随口瞎编的东西没想到玛丽竟然真的按照自己说的做了出来,出于对女人身体的好奇,他直接把玛丽双腿掀了起来,搭在自己的肩上,抓着玻璃杯来蹂躏玛丽的小穴,看着里面的粉肉蠕动收缩扭曲。

「啊,不要再玩弄我了……快……快插进来吧,主人……你的母狗……阿……想要主人的肉棒。

」玛丽被玩弄的娇喘连连,央求埃维把肉棒赏赐给自己。

埃维对于这美妙的景象还没有欣赏够,不断加大玻璃杯对玛丽的刺激,突然那粉嫩的小口张开喷出了一股液体就这么滞留在了里面,些许的混浊带着白色的泡沫。

被男人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小穴里面的每个细节,即便是玛丽这样的老司机也羞怯起来变得敏感不已,高潮到来的毫无预兆,玛丽的双手一软就从床边滑了下来,两团乳肉直直的拍打在了埃维的身上,他也没有预料到玛丽会突然松手,玛丽的玉腿就这么加紧着埃维从大腿一直滑到了小腿才被脚背勾住了。

这从整条腿上紧贴着滑过的奇妙感觉,让他的下体一下子挺立起来,抽打在了玛丽的脸上啪啪作响。

一时兴起的塔干脆前后摇摆起来,可怜的玛丽全身都靠脚背勾住了,还要被那根粗大的宝贝抽打。

杯底的小嘴一抽一抽地泄露了自己主人的变态爱好。

看着这一双玉腿上的肌肉不断变换着来平衡自己的前后摇摆,在这种最原始的力量的美的催化下埃维的下体已经变成了一个烧红的铁棒。

玛丽被粗暴的倒掀到床上,她被抽打的眼神迷离,脸上还残留着沉醉的笑容。

捉住她的一条腿把它拉到自己身边,用力的拔出那个玻璃杯时还法出了啵的一声。

小穴已经被撑得收缩不起来了,里面是一片汪洋大海。

不用任何准备埃维抱住她的那只腿让她半个身子都悬空起来,开始了自己的活塞运动。

让她整个人都随之摇摆。

「阿……恩阿……」玛丽的呻吟变得怪异起来,彷佛是用力把空气从肺部挤出来的时候发出的杂音,又好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的惨叫。

不过埃维知道,这恐怕是因为她现在爽的脑子已经坏掉了才这样的,她抓紧着床单,每一次抽查下体都会飞出一阵阵水花。

埃维在心里对大卫说着抱歉:「你的妻子全身上下所有能使用的洞都变成我的形状了,以后你可就没洞可用了。

」身体却在越来越用力。

伴随着射精时的一股股热流的冲击,此刻的玛丽张大嘴巴好像要呐喊的样子,却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射完以后,埃维又用力的补了几下才把已经被玩坏的玛丽的诱人大腿丢下,让她半个身子挂在床外,精液从小穴里面溢出一直流到了地上。

整个场景淫靡不堪。大卫在阿贝尔府上的客房里酣睡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早早的醒了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妻子四肢大张的躺在自己的身边,小穴大大的张开,里面已经积攒了厚厚的一层精液。

他还以为自己在昨夜饮酒之后重振了自己的男人雄风,把这个天天想要榨干自己的女人干翻了。

他决定要把自己发现的这个秘密,告诉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们。

「阿贝尔特制陈酿,让你金枪不倒」。

这个广告词听起来似乎不错。

一会见到阿贝尔小姐一定要去和她好好商讨一下推广的事情。

「昨天晚上你可真是威风,玛丽的叫声让我们整个阿贝尔府的人都彻夜难眠。

」在花园中,埃维遇到了心情大好的大卫,向他来打招呼。

实际上他整夜都在玛丽的身上耕耘着,直到大卫有了苏醒的迹象他才从窗户翻了出去,那锁好的房门自然是为了缓解大卫的疑心。

大卫整夜都在那张不停抖动的床上,休息的很差,他只当做是自己在晚上透支了体力的原因:「那要多亏了阿贝尔庄园特供的葡萄酒啊,你不知道我喝了那酒以后有多么神勇。

对了,杰西卡小姐在哪里,我想收购一批这种葡萄酒。

」「她一早就去魔法部了,听说最近的大清洗要闹出大乱子了。

」埃维一边与大卫交谈着,一边与在远处劳作的女仆眉来眼去。

「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你带一些回去她不会介意的。

」「哈哈哈,那就太好了,有机会我们带上它,我要带你去销金窟。

」魔法部的议会大厅里,那些一直泰然自若的老学究们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形象,险些争吵到发生武力斗争。

事情起源于铁赫拉伯爵领土上的魔法部分部被佣兵团利用反魔法阵俘虏了所有的魔法部成员,并直接处死了那些混血儿和异族们。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谁也不能打包票那群疯子一样的冒险者们不会效彷他们的前辈。

「如果我们再保持沉默!下一个受害者!就在我们当中!」一个侏儒魔道学者直接爬上了会议桌,指着坐在他对面的那群主张自保的人类法师。

「难道他们在杀光了我们以后就会轻易的放过你们不畏惧你们的报复么!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满脑子都是利益!」「那请问侏儒先生,你除了每天在实验室欣赏你的宝石收藏以外还做出了什么伟大的事业?」被他指着鼻子的一个年轻人类法师也站了起来反驳「不如滚回你们的地洞里面去,那里可要安全得多,还不用担心会有人偷走你的收藏。

」「你这个只知道剽窃前人成果的白痴懂什么?你满脑子都是怎么去讨好那些贵族老爷们来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一些。

」坐在一旁的精灵看不下去这样无意义的争吵,一把提起了那个小东西把他塞进了自己的位子上,不过他还是弹出脑袋挥舞着自己的拳头「想要尝尝我在宝石工艺上的成果么!我会把你那根无用的树枝变成灰烬!」「肃静!」浑厚的声音穿透所有人的耳膜,回响在他们的脑子里,本来以为他们很快就会结束争吵的分部部长发现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有件事情我要说一下,根据最近的消息,那群强盗们把所有的魔法师们都锁在了魔法部大楼里放火烧死了所有人。

」哀痛的消息,不管是人类还是异族都陷入了短暂的哀悼中。

部长随后说道:「现在的大清洗已经不再只是针对于那些潜伏在我们身边的邪恶种族了,它已经变成了暴徒们用来掩盖自己暴行的遮羞布。

如果有人还想置身事外,我可以出一份推荐信把你送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就连之前叫嚣的很凶的年轻法师们也缄默其口,在这种时候如果临阵脱逃,那么自己的余生将会成为魔法界笑柄。

等待了几分钟以后,见没有人提出申请,部长示意杰西卡发言,杰西卡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让大家传递下去:「这一封信是向我们的国王劝诫终止铁赫拉伯爵掀起的大清洗行动的,大家在阅后可以选择签上自己的名字,也可以拒绝。

我会借用阿贝尔男爵的名义将这封信送到国王的面前的。

」阅览信件的人们,纷纷开始低声议论起来,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了上面,这让那些没有签名的人更加尴尬了。

「你凭什么相信国王会听你的话?」之前那个年轻法师看完了信件以后质问道。

杰西卡看着他一脸蠢样,鄙夷道:「如果国王的意识还清醒的话,他应该知道在整个帝国的各个魔法部中,异族占了多大的一部分。

如果把他们全都赶出了国土。

其他的国家会很欢迎这些魔法师的到来的,当然,你除外。

你只是一个活在家族荫蔽下的废物而已。

」「你这个杂种女人!你的身体里面流淌的都是肮脏的血液!」年轻法师脸色怒变拍桉而起,手伸进怀里抽出法杖对准了杰西卡「去他妈的精灵!去他妈的侏儒!在这片大陆上只有我们人族才是最强大的!」说罢他挥舞起自己的法杖想要对杰西卡发动攻击,在他法术成形的前一刻,他就被杰西卡的法术打中不断缩小变成了一只仓鼠,站在会议桌上,高高的抬起两只前爪吱吱吱地叫着。

「以下犯上是死罪,你的家族为什么会把你这种白痴送到魔法部来。

」杰西卡把那只仓鼠捉进了腰间的透明罐子里扣好了金属扣环。

「好了,杰西卡,惩戒过这年轻人就把他放了吧,现在惹麻烦的时候,我们有更麻烦的敌人要对付。

」信件传了一圈已经到了部长手里,他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后装进信封用红蜡封好盖上了自己的戒章交给杰西卡。

「在事情有好转之前,我宣布这座大楼无限期关闭,有了新的消息,我会通知大家,散会。

」在杰西卡回到住所时已是中午,信已经在前往帝都的路上了。

对于埃维的研究,她翻遍了所有的古书也没有找到丝毫的线索,不得不暂且搁置了,而且她也认为这个在自己府邸乱搞的人该滚蛋了,她作为一个魔法师的实力不输于这个怪胎多少。

而他总是这么乱来早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但是当见到了埃维之后,他把他和大卫一起草拟的葡萄酒合同交到了自己手中以后,她也开始动摇了。

「这个靠下半身思考的家伙,也许还有些用。

」意外总是不期而至,今夜,一群冒险者们举着刀剑与火把将阿贝尔男爵府邸围了起来,要他们把逃进去的精灵刺客交出来。

管家上去交涉了一番才明白,那个精灵刺客把本地规模最大的冒险者组成的佣兵团的团长杀掉了,一直被追杀到了围墙外,她才消失不见。

现在住在这幢建筑物的女主人体内流着一半那个凶手同族的血液,自然会把凶手藏在府内。

管家赶忙动员所有的佣人去搜索那个刺客的藏身之所,如此骚乱自然惊动到了待在图书馆里的杰西卡,她让人去把埃维叫醒随时准备和那群强盗作战,自己则在各个隐蔽的房间里,寻找那个刺客的踪影。

忽然她觉得自己与世界的联系被某种东西隔开了。

「该死,他们竟然布置了这么大的反魔法结界。

」埃维看一时半会还打不起来,干脆到花园里去搜搜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刺客。

在那蜿蜒迂回的植被之间穿行的时候,一把冰冷的匕首横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保持安静。

」那抑扬顿挫的动听嗓音,是属于精灵的天赋,那轻柔的声音,让埃维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生命已经掌控在了别人手里。

「你可以放心,我的雇主是杰西卡小姐,她也有一半的精灵血统。

」埃维赶忙表明立场想要稳住她。

那精灵把埃维的法杖缴获以后才把匕首收回小腿上的皮囊里:「带我去见她,我一个秘密需要有人帮我传出去,事关人类与精灵之间的和平。

」「那最好不要告诉我,这么大的事我看担不起,跟我来吧。

」就在此时反魔法结界开始生效,那个如惊弓之鸟的精灵刺客,瞬间就钳制住了埃维。

「嘿,嘿!我什么也没做,不要紧张,你的敌人还在墙外面。

」埃维一动都不敢动,背后传来的两团柔软的触感,让他确信这个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精灵,是一个女性。

精灵似乎也反应过来这个被自己制住的年轻男人是一个魔法师,在反魔法结界中,他甚至比自己还要弱小,随即放开了他让他继续带路:「这就是你们人类最卑鄙的发明——反魔法结界,你们用这东西屠杀了我们多少的同胞。

」「这些事情,不是我这样一个下等人操心的事情,想要报仇就去找凶手吧,我可是一个精灵都没有杀过的好人类。

」「好人类?」那女精灵笑了起来,如同银质圣铃一样的动听:「很有趣的比喻。

」二人和察觉到了反魔法结界冲出房子的杰西卡遇见了,来自于血脉中的共鸣让二人不需要言语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请你把我的护卫放开,不然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精灵刺客把埃维推到一边,他的用途已经结束了:「你身上的精灵血统,比我要高贵。

我有一件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你,前提是你要用你的精灵血脉对丛林之神发誓。

」「我不想听什么秘密,你可以选择自行离开,或者我们把你交出去。

」杰西卡对于那些精灵们的传统嗤之以鼻,就是因为相信那些誓言,他们被其他种族欺骗了多少次。

「我在人类世界的名字叫做塞西莉亚,有人类想要挑起与精灵的战争,借此改朝换代,不管你是人类还是精灵,我想这件事请,都与你有关。

」塞西莉亚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在反魔法结界里面她是不可能从外面厚厚的人墙中逃出去的,与其带着秘密死去,不如孤注一掷。

杰西卡思忖片刻,叫来管家去拖延一下那群冒险者的情绪,叫上埃维和塞西莉亚一起来到了地窖里。

「埃维你去确保地窖口外没有人在偷听,」杰西卡带着塞西莉亚又从地窖转入了一间密室当中。

埃维则百无聊赖的坐在地窖的楼梯上打起盹来,半夜被叫醒的他,那骨子里的冒险者的懒惰又发作了。

当他被推醒的时候看到的是两个美人的面若冰霜,杰西卡和塞西莉亚在里面讨论的事情彷佛很重要,自己在这里偷懒似乎有些过分了。

「告诉管家,让所有人拿起武器,随时准备和那群冒险者作战!」杰西卡命令埃维道。

「发生......」「你不需要知道!」不等埃维询问,杰西卡就丢下一句话和塞西莉亚离开了。

「嘿!我的魔杖!」一听到要打起来了,他才想起来自己的魔杖还在那个精灵的怀里。

「在反魔法结界里,它和一个木棍没有区别。

」当所有的男仆女仆都拿起了各种工具作为武器齐聚在正门前的楼梯上,塞西莉亚从她双峰的夹缝之中,把那根象牙魔杖抽了出来,上面还残留着草木香气和余温。

「他们要把杀死首领的凶手保护起来!兄弟们杀进去!」塞西莉亚与杰西卡还有那些全副武装的佣人们一同出现在佣兵团的人面前的时候,那群冒险者就明白了情况,不用顾忌男爵脸面的冲破了大门挥舞着武器杀了进来。

没有了魔法师,这群没有经历过鲜血的贵族奴隶们又有什么战斗力呢。

看似毫无悬念的战斗,随着一阵强光闪耀,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以埃维为中心那漆黑夜晚中的炫目白光,让所有正在冲锋中的佣兵们失去了视力。

在反魔法结界中不可能出现的魔法师的闪光术,让那群乌合之众如无头苍蝇一般东奔西逃。

被身为奴隶的佣人组成的杂牌军一一制服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女神官与老猿 下一篇:天下名捕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