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偷拍亚洲网友图片区-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肉欲满堂

肉欲满堂

(上)

  经理这个职称有许多解释,在大公司,每个部门的头头叫经理,在小公司,也有许多经理,只要说话管点事情的都是经理,大家见了面,一通客套,然后就“经理,经理”的喊了起来。

  我这个经理可不好做,不但要应酬,甚至有时还要亲自出马,为了生活嘛,不过,我对此却是不在乎,毕竟以前就是做这个的。

  晚上9点,奇奇夜总会开始热闹起来,舞池里,伴随著激烈的迪曲儿,年轻的男女摇头晃脑的蹦著;雅间里,卡拉OK奏出轻盈的音乐,男人和女人们干嚎著。

  在这里消费并不高,别看叫‘夜总会’,其实我们服务的主要对象是工薪阶层的大众,在这里玩上一夜,蹦迪、卡拉、喝饮料、有时候还有免费的啤酒,这些加在一起,不会超过100元,既经济又实惠,所以每天我们这的客流量都很大,附近有许多大学的学生也经常到我们这里来光顾,逐渐成为常客。这里本是年轻人的世界。

  当然,来这里消费的不但有工薪阶层和大学生,也有许多老板、事业有成的中年人、爆发户、甚至还有一些‘ 导阶级’。

  每天,我都要和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应付他们可真不容易。

  奇奇夜总会共有四层,第一层是舞池迪厅,第二层是雅间卡拉OK,第三层是装修豪华的高级间,最高一层是我们办公的地方,当然,也有几个房间,不过这几个房间一般不开,因为,这些房间都是为特定的人物准备的,里面有许多市面上见不到的东西……小姐,是我们这里除了服务生以外的主要‘工作人员’,也是我主要管理的对象,这些小姐们呀!可不好管理了,总是惹事,不过,这几年让我调教的也规矩多了。小姐们也分等级,三流小姐在舞池里拉客人,二流小姐可以被客人点名到雅间里,一流的小姐算上我,统共有4个,我们一般不亲自出活儿,除非是有特别的客人来了,或者是总老板让我们出,当然,¤钱也是不菲的。

  9月的夜晚,天气凉爽,消费的客人逐渐上座了,我在四楼的办公室里安静的打扮一下,然后穿上比较正统的红棕色西服裙,再配合著纯白色的高级丝袜和擦拭得油亮油亮的高跟鞋,对著镜子一照,‘啧!’,觉得很满意。

  我拉开门,慢慢的走下楼。

  此时,一楼的迪厅里已经开始疯了,激烈的音乐配合著主持人声嘶力竭的喊麦声,把火热的气氛推向了高潮!闪烁的灯光下,年轻的男女们近乎狂躁的运动著,我看著他们,心情也逐渐激动起来。

  “经理!”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回头一看,是小月,小月也就是我们4个一流小姐的其中一个,今年27岁,高高的个头,身材一级,而且新鲜的活儿不少,尤其有一口小嘴的功夫,不论什么样的鸡巴,在她的小嘴里只要叼上个2、3分钟,阳痿都能让你立直了!别提多爽了。

  今天小月化著淡淡的彩妆,既文静又大方。小月是我最亲密的姐妹,我提拔她管理二楼的雅间。

  小月走过来,一把挎著我的胳膊,腻腻的小声说:“经理,二楼的避孕套不够了,这些服务生不懂得节省,上回让我逮个正著,小张那个臭小子,一次竟然送了5个套子!我把他狠狠的抠了一顿,这不,套子今儿又用完了。”

  我一笑,说:“几个套子而已,别著急,昨儿南边那批二手的避孕套送过来了,虽说二手的,不过我听几个小姐说,上次试用的几个还挺结实的,不过干净不干净就不知道了,反正封著口,当著客人的面再撕开,规矩是不能变的,回头你叫几个服务生到我办公室的桌子底下把那个盒子拿出来,把避孕套分了,每人最多带30个,每次最多发两个,另外,告诉小张那个臭小子,如果再有下次,我立马开他!”

  小月认真的听完我说话,笑嘻嘻的说:“还是您呀!比我强多了!办事都这么爽快!”

  我打了她一下,笑著说:“行啦!给我上迷汤来了,快办你的事儿去!”

  小月高兴的走了。

  我又在舞池里转了转,一眼看见了一个小姐鬼鬼祟祟的,我叫了一声:“是娜娜吗?”

  她见我来了,转身就要走,我使劲喊了一声:“过来!给我过来!”

  娜娜扭扭的慢慢走过来,我一把从她手里抢过那些白药片,把她拉到一边,说:“告诉你多少次了!别吃这个东西!就是不听!你要是有本事就到别的地方去!我不是说了吗,在这里玩玩我不管,有了对象想打炮,我还可以给你地方,但就是不允许弄这个!崩锅打炮,让便衣抓著,最不济了,让你蹲15天,算个处罚,可弄这个要是给逮著,这算毒品!要判你的!怎么这么傻呢!”

  娜娜噘著小嘴,嘟嘟的说:“就今儿个一回!前儿我还看见有几个吃呢。”

  我著急了,说:“呸!你跟她们比?她们连 带屁眼都烂了!你跟她们比是不是?她们吃了这些药儿,玩他妈屁眼都不带套儿的!要不你也这样?要不,赶明儿,我给你联系几个爱玩的老客儿,你也尝尝?!”

  娜娜见我生气了,赶忙拉著我的手说:“干嘛呀!看您,还真生气了!没下次了还不成吗?下次您要是再逮著我,就让老客儿们免费崩我屁眼!行了吧?”

  我见她认了,心里多少痛快一点,说:“反正我也不是你父母,管不了你,你自己看著办吧。”说完,我一推她,娜娜一下子溜进舞池的人群里不见了。

  我进了厕所,把药片扔进马桶里冲走,然后慢慢上了二楼。

  二楼比一楼安静多了,因为都是雅间,隔音很好,屋子里怎么折腾,外面都听不见,我看看过道里,很安静,两个站门的服务生见我来了,都规矩的叫了声‘经理’,我冲他们点点头,然后走到一个服务生跟前说:“套子都给了吗?”

  服务生说:“给了,刚才月姐发的,每人30个,每次最多给2个。”

  我点点头,然后慢慢的在走道里遛著。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端著瓶洋酒进了3号房,我站在门口往里看,一看,凑巧了,里面的人我还认识,我笑著走了进去。

  “呦!我说是谁呢!许大老板呀!”我笑著进了房间。

  房间里都是隔音壁,脚底下是高级的纯木地板,一台大屏幕TCL正播放著卡拉OK,台桌上挺乱的,有饮料瓶、啤酒瓶、水果拼盘、和一些露著 的美女杂志,转角大沙发上一个胖乎乎的男人坐在那,左搂右抱,两个小姐正喂他水果吃,胖男人就是许老板,具体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我们这儿的常客了,有钱!每次都到3楼玩的,不知道这次为嘛在2楼。

  许老板见我来了,眯缝著的小眼睛突然一亮!笑著说:“哎呀!丽姐!我说今儿个怎么眼皮直跳呢!就知道要遇好人!嘿嘿!”

  许老板很激动,原因是,上次在3楼,我亲自和两个小姐伺候的他,那一晚上,一共和我崩了5锅儿,锅锅儿带响(每次都能射出东西来),也搭著我那天高兴,好几年没用的绝活儿都用上了,许老板差点没死在我身上,所以这次他一看见我就来劲了!

  许老板一边说著,一边推开身边的小姐,拉著我坐到他身边,我笑著轻轻拍了他一下,说:“看你!我可是经理,顾点面子。”

  许老板摸著光头,嘿嘿的说:“情难自已!嘿嘿!情难自已!”

  我心说:还臭拽呢!上起文明词儿来了!

  许老板腆著脸说:“丽姐!你可把我害苦了!自从上次睡了你!我他妈玩别的小姐都没味儿了!丽姐!今儿你可要好好陪陪我!”

  我笑著说:“行了你!我还有正经事要办呢!想要我,跟我们总老板说去,他不说话,我也要遵守规矩不是?”

  许胖子突然一瞪眼,大叫了一声:“他妈老子有钱!不信你这个邪!”

  我一看他竟然来横的,冷冷的笑了一声,慢慢的说:“许老板,圈子里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吧?有钱,比你有钱的多了!你有钱,小姐不愿意伺候你,你还有想法?更何况是我?黑道上的厉害我不说你也应该有耳闻吧?你情我愿,撅著屁股让你白操该怎么著,我愿意。要是我也不守规矩了,那离著去一楼拉客也不远了,您还多担待吧。”

  说完,我起来就要走。

  许老板听了我这几句话,汗都出来了,一看我要走,急忙哭丧著脸说:“好丽姐!别走,我想你!别走呀!我刚才多喝了几杯,放屁呢!别走!别走!”

  其实我这也是逗他呢,毕竟人家是给钱的,只不过,圈子里自然有规矩,不论你多大的官,多有钱,也要遵守这个规矩,行有行规,否则,那就乱了。

  我见他拉著我的手,哭丧著脸,忽然‘扑哧’一笑,又坐到他身边,说:“你呀!我就知道多灌了几杯就要撒疯了!”

  许老板见我重新坐下了,立马高兴起来,说:“好呀!你吓唬我?行!我一会就找你们大老板去!你吓唬我小胖子,今儿咱没完!”

  这个许胖子最难缠,而且还是个肉头阵,我就知道今天不好了,索性放开的说:“行!你说怎么办吧?怎么罚我,我都认,除了不能崩,我一会真的还有事呢。”

  许老板一边凑近我,一边摸著我裹著白色丝袜的大腿,摸著摸著就伸进裤裆里了,我也没说话,对旁边的两个小姐说:“给许老板开酒。”

  两个小姐把洋酒开瓶,然后拿出杯子,许老板嘿嘿的说:“丽姐,我也不许你别的,你喝三杯‘神仙酒’,咱们两清。”

  我听完,笑著用手使劲的点了他脑门一下,说:“就你坏主意多!”

  两个小姐走过来,蹲在地上,一个手里拿著杯子,一个拉开许老板的裤链把他半软的鸡巴掏出来,我坐在旁边笑著看著。

  小姐将鸡巴头对准酒杯,许老板使了半天劲,这才尿出一点尿,黄色的尿液击打在杯里起了泡沫,尿完了,两个小姐笑著把他的尿分成三份,倒入三个杯子里,然后再分别掺入大量的洋酒。

  这就叫‘神仙酒’,是夜总会里经常的玩法,男人们就是这样,彷佛越是恶心的东西,越能刺激起他们的欲望。

  我笑眯眯的拿起杯子,许老板也笑著拿起酒瓶,我们一碰杯,我笑著说:“这第一杯酒恭祝您许老板大发财源!”说完,我放到嘴边一饮而进。然后我又拿起第二杯酒,笑著说:“恭祝许老板身体健康!长命百岁!”说完,我喝掉。最后,我拿起第三杯酒笑著说:“恭祝许老板今晚玩得痛快!金枪不倒!多操 !爽歪歪!”说完,我再次把酒干了。

  直到我喝完三杯酒,许老板和那两个小姐才大声叫好!

  许老板一挑大拇指,说:“痛快!痛快!丽姐!好样的!”说完,他把酒瓶往嘴里一放‘咕咚、咕咚’的喝起来。

  我一边笑著,一边对两个小姐一使眼色,两个小姐马上腻腻的靠在许老板的身边,一边劝酒,一边哄著他点饮料。

  我看差不多了,悄悄的溜了出来,把门带好。

  楼道里还是挺安静的,我一招手,一个服务生跑过来,我小声问:“刚才3号房点的洋酒多少钱?”

  服务生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本,翻著看了看,说:“经理,580。”

  我想了想,说:“给记1580。”

  服务生马上点头。

  我又在二楼转了转,见没什么事情,慢慢走上三楼。

  (中)

  ***********************************  希望大家喜欢,多留宝贵意见。《奇淫宝鉴》系列是属于纯娱乐性的,但我声明:有大量的纪实成分。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能以稍微娱乐的眼光去看待,毕竟有许多事情都不能太认真的。

  还是那句话:小柔写文,只要能给大家带来哪怕是一丝丝的快乐,小柔便心满意足了。:)内带娱乐照片,以供欣赏把玩。

  小柔***********************************刚踏上三楼,一个冒冒失失的人冲著我就撞过来,我急忙喊了声:“喂!”那人一抬头看见我,一侧身,好玄没和我撞到一起!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张!这个臭小子,我正找他呢。

  这小子正要跑,我喊了一声:“等会!”

  他立马站住了。

  我把他拉到墙边,他冲著我嘻嘻哈哈的,我把脸一拉,问:“我听小月说,你一次送5个套子?”

  小张个头比我高,头发染成黄色,身体强壮,其实他今年刚22岁,在这里干了两年多了。

  小张嘻嘻的笑著说:“经理,月姐已经数落我好几顿了,您就别说我了。”

  我心里好笑,但仍然板著脸说:“呸!这么大个子,还有脸说呢!看你那样!整天冒冒失失的!老让人不放心。”

  小张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忽然靠近我,腻腻的说:“丽姐,我也不是成心的,那次赶巧了,是个老客人,我不好 他面子。”

  我笑了一下,说:“行了!行了!你呀,总没个正形!”

  小张嘻嘻的笑了一下,说:“丽姐,刚才文姐叫我开酒,我走了?”

  我笑著说:“去吧。”

  小张一溜烟的走了。

  我慢慢的走进三楼的楼道里,这层比二楼更安静,装修得更豪华。

  三楼的房间比二楼的大,房间的个数也比二楼少,可以说是豪华包间了,每个房间不但有高级的隔音壁,地上还铺著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柔软无比,音响和电视都是豪华的美国和日本货,全都是环绕立体声,所有的沙发都是可折叠的,只要打开就成了一张柔软的大床,另外,每个房间都配备有自己的卫生间,还有浴池,热水24小时供应。

  其实,如果仅仅是这些,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三楼的服务比二楼更加到位,每个房间里都有呼叫器,只要有 要,服务生马上就到,小姐就不必说了。

  这里最大的‘特色’便是提供情趣的淫秽录像,而且所有的淫秽录像都是我们这里的小姐录制的。另外,还提供一些增加情趣的淫具,比如:‘两头乐’、‘假阳具’、‘情趣避孕套’等等,当然,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所有的这些服务都会算到最后的结帐单子里,所有的东西都要当著客人的面开封,这是规矩。

  一般在这里消费的客人已经不仅仅是有钱了,他们大多数还有十分复杂的背景,或者是很有势力的人,一些 导阶级是这里的常客。

  当然,进入这里的人,有钱是前提。一开房,最少要点一瓶¤值在1000元左右的洋酒,如果你是会友、纯娱乐,那么不会有任何的打扰,如果点小姐,服务生就会给你一本花名相册,这是我们这里的所有二流小姐,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条有身条,任凭客人点。

  有钱的人很会享受,这么安静悠闲而且安全的环境,往往让人觉得摆脱了束缚,给人一种疯狂放纵的感觉,所以到这里玩的人,都觉得很爽很痛快。

  在这里服务的小姐,都是经过我们这里培训的,完全采用‘跪式’服务,无论端酒、拿烟、拿服务品都要跪在台桌旁边,很有礼貌,很客气的与客人交代,跪式并没有贬低的意思,只是对客人的一种尊重,毕竟人家是花了大¤钱出来玩的。

  我慢慢的走进过道里,各个房间都房门紧闭,什么声音也听不出来。

  我遛了两圈,见没什么事情,转身走向台阶,准备回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迎著我走来,这个女人个子不高,长长的头发,一张娃娃脸,不说话不笑,说话前先笑,这一笑十分迷人,总给人一种很性感的印象,她的身材很好,全身都肉嘟嘟的,乳房和屁股又挺又翘,尤其是屁股,在性感的高级亮皮紧身裤的包裹下,更显得让人难以自制。

  她叫小文,也是我的姐妹之一,是我们4个一流小姐的其中一个,小文出活儿的时候很喜欢跑旱船走旱路,好像她的后面比别的小姐更有特色。

  我安排小文管理三楼,小文做事向来用心,让我很满意。

  “经理,您来了。”小文笑眯眯的走过来,挎著我的胳膊。

  我笑著说:“今儿开了几个房?”

  小文看看手腕上带的金表,小嘴一嘟的说:“经理,现在才10点,还没到时候呢,不过已经开了两个房了,都是老客人,5号房刚点了三个小姐。”

  我点点头。忽然想起,说:“对了,刚才我在二楼碰见许胖子了,这个死胖子,非缠著我不走,最后还是愣让他灌了三杯‘神仙酒’才算。”

  小文‘扑哧’一笑,逗我说:“谁让您活儿那么好的,是不是上次和他睡了让他惦记上了?”

  我也一笑说:“不过我也没便宜他,给他划了一千的帐,看他下次还敢。”

  小文笑著说:“经理,这没什么事情,您上去吧。”

  我点点头,走上楼去。

  刚回到办公室,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一身名牌,个子高大威猛,却带著金丝边的眼镜又显得那么有品位,有学问的样子,他就是奇奇夜总会的大老板,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小姐和服务生,都叫他‘七哥’。

  我见他进来了,笑著说:“七哥。”

  七哥笑著冲我点点头,说:“丽姐,上个月冯老板的花帐结了吗?”

  我说:“结了,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他打进咱们帐户里的,我已经盘点了,都对。”

  七哥听完,摇摇头,说:“真没辙,出来爽还欠帐,这么大的老板也不怕笑话。”

  我笑著说:“好歹是结了,毕竟给了钱,七哥你也别 扭了。”

  七哥说:“我倒不是 扭,要兴和他们生气呀,我早气死了。”

  说完,七哥拉开门想走,忽又一回头问:“哦,对了,丽姐,厅里还有喝药的吗?”

  我想起了娜娜,可我没敢说,笑著说:“今儿我刚查过,没看见。”

  七哥说:“算了,她们一看见你,喝药也藏起来了,回头我让黑子去看看,谁要是再喝药,我就把她彻底请出去。”

  说完,七哥一关门走了。

  我坐在沙发上,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喂?您好。”

  “丽姐吗?我是老陈呀。”电话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呦!陈老板呀,是您呀,好久没来我们这了。”我笑著说。

  “这阵忙呀,忙赚钱,怎么样?明天给我在三楼订个房间?”老陈说。

  我笑著说:“好呀,明天您一定来吗?那我就给您事先留一个。”

  老陈笑著说:“丽姐呀,有个事儿还要和你商量商量……”

  我笑著说:“您说吧,什么事?”

  老陈的声音好像有点激动,说:“小文姐姐,嘿嘿……”

  我一听就明白了,小文曾经和我说过,这个老陈每次都缠著她,玩起来没完没了。

  我笑著说:“陈老板,小文可是三楼的管事的,虽然我是经理,可您要点她还要我们大老板点头…要不,回头我帮您说说,等下了班,她要愿意陪您……”

  “哎!行!行!哎呀!丽姐!我可多拜托你了!…小文姐姐不给我面子呀!求了好几次了,都说有事,我著急呀。”老陈说。

  “行!我一定跟她说……”说完,我还想跟他打打屁,可忽然看见门一开,七哥探出头来直冲我招手。

  我急忙说:“陈老板,不好意思,有点事儿,我马上去一下,咱们明见。”

  陈老板急忙说:“丽姐,别忘了跟小文姐姐说呀!”

  我说了一句:“您呀,放心吧。”说完,我挂了电话。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迅速走进七哥的办公室,七哥正坐在沙发里抽烟,一见我来了,对我说:“丽姐,呆会,有个人要来,这回你招呼一下,另外呢,我给宁宁打电话了,她一会就到,你准备一下,把楼下的事儿安排安排。”

  我心说:这是谁来了?我招呼伺候就够可以的了,还把宁宁叫来了?谁那么大的谱?

  想到这,我问了一句:“七哥,是谁呀?谱还真不小?”

  说完我就后悔了!在这里,尤其是跟七哥说话,是不能随便瞎问的!

  我马上打了自己嘴一下,著急的说:“嗳呦!七哥,我错了!您瞧我这张臭嘴!七哥,我错了。”

  七哥拿眼睛看著我,见我认错了,也没说什么,只说:“你去拾掇一下,人马上就来。”

  我急忙走出去。

  回到办公室,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小月和小文的手机,她们只要一看号码就知道上楼来。

  一会,小月和小文就来了。

  我一边对著镜子拢著头发,一边说:“一会,我有点事儿,可能耽误一会,你们俩多留心,有什么事儿,尽量别找七哥,能解决的就解决了。”

  她们点点头,刚要走,我说:“哦!对了,文文,明儿给陈老板留个房,他来。”

  小文愣了一下,说:“哪个陈老板?”

  我说:“陈麻子!”

  小文‘扑哧’一笑,说:“是他呀!真烦人!”

  我笑著说:“他还求我跟你说呢,想让你陪呢。”

  小文小嘴一嘟,说:“死老奸!还真以为自己有两钱儿就了不起呢!我才没那么大功夫搭理他呢!”

  说完,她和小月出去了。

  我把头发拢好,拿出高级化妆品仔细的对著镜子化妆,然后把全身的衣服迅速脱光,从抽屉里拿出一套新的衣服,薄纱面料的透明黑色连身裙,没戴乳罩。然后穿上一条红色黑边的高级内裤,这种情趣内裤听说还是新产品呢。穿什么色的袜子呢?我想了想,挑了几双,最后选中一条宝华妮的分腿白色连裤袜子,最后蹬上崭亮的黑色高跟鞋,对著镜子一照,满好!

  我刚要拉门出去,门忽然开了,一个女人钻了进来,实实把我吓了一跳。我仔细一看,是宁宁,笑著说:“死丫头!吓死人了!”

  站在我身边的女人大约25岁的样子,身材苗条,鸭蛋脸,高 梁,小嘴,大大的眼睛,脸上总是挂著顽皮的笑容,好像长不大似的。她就是宁宁,是我的姐妹,也是七哥最疼的人,别看我们都是一流小姐,可七哥最疼她,平时不让她干活,到月干拿钱。

  宁宁冲我一笑:“丽姐,我来了,今天是谁来呀?”

  我一边帮她化妆打扮,一边说:“别问!刚才我问了一句,七哥好玄没发火,他叫咱们伺候的人,肯定小不了。”

  我和她都收拾好了,慢慢从房间里出来,走向七哥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大开著,七哥正坐在里面陪人说话,见我们站在门口,对另外一个男人笑著说:“老叔,到我这儿了,别客气,这是我最得意的两个,您来了,我也不敢给您上次货,您凑合著玩。”

  坐在办公室正中央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头适中,身材精健,带著眼镜文绉绉的,一身都是金利来,头发油亮油亮的,不过年纪比七哥大不了多少,不知道七哥为什么叫他‘叔’?而且这个男人我们从来没见过,也没听七哥说过。

  男人听完七哥说话,用眼睛看了看我和宁宁,也没说话,只是冲我们摆了摆手,七哥回头对我们说:“你们进来吧,叫‘老叔’。”

  我和宁宁规规矩矩的走进来,叫了声:“老叔好。”

  中年男人一笑,看了看我们,转头对七哥说:“老七,你的事儿我知道了,至于你说东马路那个歌厅给封的事儿,我也知道了,回头我跟他们打声招呼,你该怎么干还怎么干,不过有一点,咱们说好了,要是有人吃药、吸粉儿,那你自己可在意著点,捅了篓子我也没辙。”

  七哥赶忙点头说:“老叔,我知道,您别担心,我一定清场子。”

  中年男人点点头,拿出一支烟,在手上敲著。七哥一见,赶忙说:“小丽,宁宁,带老叔开1号房。”

  我和宁宁马上走过去,中年男人也站起来,一边搂一个,笑著说:“老七,操心啦?”

  七哥笑著说:“看您说的!跟我还见外!”

  在四楼的尽头,就是1号房,早有服务生把房门打开,我和宁宁陪著老叔进了房间,房间很大,比三楼的房间还要大,地上铺著双层的高级地毯,中间是一张席梦丝的水床,这里没有电视,只有背投,所有的音箱都是嵌进墙壁中的,给人一种震撼的环绕效果。宽大的沙发都是高级皮面的,茶几上已经摆放了洋酒、果盘和各种精制的小食品。

  值得注意的是在房间东角上的索尼录像机,站在东角上整个房间一览无馀,录像机是给客人们准备的,这就是4楼的‘特权’,只要客人提出要求,就会有服务生送来空白的带子,客人可以把自己怎么玩小姐的一切经过都录下来,作为纪念。当然,壁橱里还有‘及时冲’的高级照相机,拍照的照片可以马上成型,这些都是给客人纪念用的。

  另外在壁橱的下层还有一些没打封的淫具、皮裤衩、避孕套和淫秽DVD。这里的DVD都是我们录制的,有许多都是和客人怎么玩的花活,还有一些是类似同性恋的镜头。

  我们陪著老叔坐在沙发里,和老叔说笑著。正经的事情我们都不敢问,不过是和他打打屁什么的。

  我开了洋酒,倒了三杯,拿起一杯递给老叔,笑眯眯的说:“老叔,您老人家是第一次和我们姐妹见面,我们姐妹人丑活儿粗,您还多担待,有伺候不到的地方,您尽管说,我们先敬您老一杯。”说完,我和宁宁把酒一饮而尽。

  老叔笑眯眯的看著我们把酒喝光了,说:“好!爽快!我就喜欢直来直去的人。”说完,他也把酒喝了。

  一喝酒,便融洽了气氛,我们顿时热闹起来。宁宁打开背投,放上曲儿,我们轮流著唱歌,老叔的嗓子还不错,唱了几首歌挺过瘾的,我和宁宁陪著他一起唱,老叔的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我们的身上乱摸起来。

  我放了一个迪曲儿,伴随著激烈的音乐,我拉起老叔在地毯上乱蹦著,宁宁也跟著加入,跳著跳著,我和宁宁的衣服就跳没了,只是光著屁股穿丝袜和老叔跳在一起,我们也解著他的衣服,不一会我们就赤裸相对了,老叔的身材挺好,浑身就是腱子肉,鸡巴也挺干净,不大不小正合适。

  背投里还播放著音乐,我们陪著他走进了卫生间,老叔坐在我怀里,宁宁给他洗前面,我帮他搓后背,老叔也乐得在我们身上乱摸,一会儿摸摸我的乳房,一会抠抠宁宁的 ,我和宁宁也嬉笑著用身体逗弄他,直把老叔的鸡巴逗弄得乱挺。

  这个澡洗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我们才互相扭著出来,重新坐在沙发上。

  我冲宁宁使个眼色,宁宁走到柜厨旁,从里面翻出一张光盘,光盘上都是道子,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宁宁打开DVD把光盘放进去,背投里马上出现了淫秽不堪的画面,四周的高级音箱里也放出了野性的叫春声,老叔放下酒杯,欠著身,被背投里的画面深深的吸引住,仔细的看著。

  我和宁宁一边摸著他的鸡巴,一边喂他水果,老叔眼睛都看花了。

  背投里的画面,是我们4个一流小姐和几个男人打炮的场面,许多花活都用上了,含小鸟、跑旱船、传统式打炮、指上神仙、猴吃桃、小蚂蚁周游世界、吮脚趾、神仙酒、青春水(精液+洋酒)、冰火、三人行、两头乐、星星点灯、自摸……老叔的鸡巴一下子就挺了起来,硬邦邦的。

  我腻腻的靠在他脸旁小声的说:“老叔,我们姐妹都刺痒了……”

  宁宁也凑过来,小声的说:“老叔,咱们见面就是有缘,留个念性,录盘带子,没事的时候也算解解闷呢……”

  老叔想了想,说:“准备两盘带子。”

  服务生把两盘空白的带子送来,我放进录像机里,然后把遥控器交给老叔,我们三人顿时滚到床上……我和宁宁趴在老叔的腿间轮流叼著他的鸡巴,老叔舒服得直喘粗气,鸡巴头上分泌出许多的黏液,我和宁宁一边笑著,一边争著吃,我舔著他的蛋蛋,宁宁叼著他的鸡巴头使劲的唆了,老叔突然一挺,竟然射了出来!宁宁赶忙用小嘴接著。我心说:这个老叔是不是早泄呀?刚玩就射了?还怎么继续?

  老叔射了精,直喘气,对宁宁说:“咽了!咽了!别糟蹋了!”

  宁宁把他的精液咽了下去。

  我笑著凑到他面前,腻腻的说:“老叔,要不咱歇会?”

  老叔一推我,说:“没事,继续。”

  我赶忙又叼著他软软的鸡巴,宁宁舔他的蛋子。

  这个老叔原来是射的快,挺的也快,刚射了精,我叼了几口,他就又挺了起来,我和宁宁都凑到他鸡巴头跟前,用两根舌头夹著猛舔,老叔舒服得哼出声来。

  老叔按著我和宁宁的头,挺著鸡巴,屁股左右逢源,一会把鸡巴插进宁宁的小嘴里杵两下,一会儿把鸡巴喂进我小嘴里杵两下,他乐呵呵的看著,说:“好玩!有意思!”

  宁宁笑著说:“老叔,咱们玩个更爽的。”

  我躺在床上,老叔跨在我的脸上,鸡巴使劲的插进我的小嘴里,然后他撅起屁股,宁宁也跨在我身上,伸著头轻轻的咬著他屁股上的肉,老叔一边小范围的动著,一边回头对著摄像头挑起大拇指,然后大叫著说:“O……K!”

  宁宁咬著老叔的屁股慢慢的靠近屁眼,老叔不动了,我在下面大力的唑著他的鸡巴头,唑得‘滋滋!’有声,宁宁用手分开屁股,小嘴贴了上去,慢慢的用舌头戏弄著老叔的屁眼,老叔‘啊!啊!’的叫出声来,忽然使劲把鸡巴在我小嘴里猛的插了两下,当时我‘不不’的叫了出来。

  宁宁把舌尖使劲挤进老叔的屁眼,伸进去,抽出来,伸进去,抽出来,直把他弄得爹妈乱喊,爽得浑身直打颤,老叔也顾不得许多,鸡巴在我小嘴里猛插,突然的一个‘见根’,他痛快的叫了出来:“啊!爽!”鸡巴在我的小嘴里‘突突’的射精了,我含著的鸡巴彷佛暴涨一倍,热乎乎的精液喷了出来,我一口口的吞咽著……我和宁宁并排躺在床上,分开大腿,老叔在我们的裆里忙活著,他用嘴舔著我的 ,用手抠著宁宁的穴,一会再换位,一会这个叫:“老叔!舔我!啊!”一会那个喊:“老叔,我刺痒!哦!”叫著叫著,把老叔的鸡巴就叫挺了,老叔迫不及待的把鸡巴塞进宁宁的 里,大力的操了起来。

  宁宁疯狂的叫喊著:“啊!我……操!啊!啊!爽!”

  我也趴在老叔的后面抱著他的屁股,轻轻咬著他屁股上的肉,腻腻的叫著:“咛!我也要!我呢!给我!”

  老叔狠狠的给了宁宁几个‘冲天炮’,然后迅速的回过身来,把我按倒在床上,鸡巴一挺,操了起来,这次轮到我叫了,我一边使劲的叫著,一边盘著腿,夹住他的腰,宁宁也爬了过来,先是和他亲了个嘴,然后慢慢滑到他的胸口,咬住他的乳头猛吸。

  老叔一边使劲的晃动著,一边大叫著:“嗳呦!爽呀!好!!啊!好!好!好!”

  (下)

  ***********************************  如果想找寻以前小柔发表文章的目录,请到羔羊“加密版块”——》“加密原创”第3页:“02年9月20至12月31文章书目!”(元堂发表)中寻找。

  小柔***********************************晃动了十来分钟,老叔的劲头慢了下来,我笑著对他说:“老叔,您躺床上歇会,我在上面动。”

  老叔大大的躺在床上,我扶著他的鸡巴慢慢的插进来,然后坐了进去,宁宁用手摸著老叔的身体,小嘴在老叔的身上游走,老叔突然对宁宁说:“舔舔我的脚豆。”

  宁宁急忙趴在老叔的脚前,用手捧著他的脚,小嘴一根根的仔细舔著他的脚趾,老叔十分爽快,激动的说:“真不错!呦!可以呀!哎!”

  我也骑在老叔的身上,上上下下的运动著,我用上了绝活儿,小腹猛缩,屁眼一挤, 里的嫩肉一下下的使劲夹住他火热的鸡巴,像小嘴似的唆了著龟头,老叔狂叫著大力的挺著屁股。

  “哦!哦!老叔!您真是天下第一男人!哦!啊!来了!我来了!啊!!”我胡乱的喊著,希望把他的精液哄出来。

  宁宁也加紧舔著他的脚豆,小嘴在他的脚趾间来回忙活,舌头不停的刷著脚豆,一会改舔为吸吮,唑得脚豆‘滋滋’有声。

  在我们共同的夹击下,老叔终于大叫一声:“哎!!”在我的 里射精了,说是射精,可这次好像什么也没射出来,只是干挺了两下而已。

  老叔的鸡巴迅速的软了下来,他长长的出了口气,我和宁宁凑到他跟前,躺在他的怀里。

  老叔拿起遥控器,把录像机关上,然后搂著我和宁宁高兴的说:“老七真够意思,我没白疼他,嘿嘿。”

  我和宁宁用手抚摩著他的身体,慢慢摸到了鸡巴上,我腻腻的说:“老叔,咱们再打两炮,我们姐妹再好好伺候您,咱们再过过瘾,好不好嘛?”

  老叔看著我,使劲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我直狠不得死在你们身上,唉,可惜我老了,不像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了,我年轻那会,别说操两个,就是操上个5、6个,也不带点炮的!岁月不饶人呀!嘿嘿。”

  宁宁腻腻的说:“老叔,我最喜欢玩脏活儿了,什么加磅呀,吮脚豆呀,跑旱船的,我最喜欢了,要不,给您再多加几磅,您也赏给我们姐妹点真货,好老叔!”

  老叔摸著自己的鸡巴,看著宁宁嘿嘿的笑著,说:“点了三炮,我鸡巴上黏糊糊的,那就让宁宁小姐用小嘴帮忙了?哈哈。”

  说完,老叔推了宁宁一把,宁宁马上跪在老叔的腿间仔细的用小嘴舔著他的鸡巴。

  宁宁伸出肉乎乎的舌头,仔细的舔著老叔的鸡巴头,鸡巴缝,然后含进小嘴里‘滋滋’的唆了著,然后再使劲的唑,我在旁边看著,见宁宁弄了这么半天鸡巴都不见起色,我心里估摸著,看来是差不多了,我浪笑著对老叔说:“老叔,我们宁宁呀,可是七哥的宝贝呢,最爱玩脏活儿,既然是清理,何不让我们宁宁连屁眼一块玩了?”

  老叔嘻嘻的笑著说:“你不说,我还想再尝尝那个滋味儿呢!”

  我心说: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花痴……看著女人越不要脸你们越来劲!

  宁宁的小嘴逐渐往下,老叔急忙打开录像机,镜头里,宁宁仔细的舔著老叔的鸡巴蛋子,然后小嘴滑向老叔的屁眼……爽快以后,老叔搂著我和宁宁站在录像机镜头前面,我抱著老叔的脖子,亲了他一下,然后对著镜头说:“老叔的大鸡巴一级棒!操得我好爽好爽!”

  宁宁也学著我的样子,浪笑著说:“下次老叔来,我还要给老叔加磅舔屁眼!还有呀!老叔还要把您的脚豆也赏给我哦!”

  老叔见我们如此开放,开心的大笑起来。

  我们陪著老叔好好的洗个澡,然后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服务生马上进去打扫,七哥早已经站在过道里面带微笑的看著我们,老叔手里拿著录像带,冲著七哥挥了挥,哈哈的笑著说:“老七!费心了,说实话,今儿个我挺开心的。”说完,搂著我和宁宁说:“这两位佳人可是宝呀!哈哈。”

  七哥看看我们,又看看老叔,忽然一笑说:“老叔,要不以后让她们跟著您吧?没事儿的时候您也有个解闷儿的。”

  老叔听完,一愣,随即马上笑著说:“我哪里敢横刀夺爱呀!哈哈,你的心意我 了。”

  我和宁宁都觉得七哥的笑有点怪怪的……

  七哥拿出一个纸包,塞进老叔手里,笑著说:“老叔,没别的,孩子们的一点心意,您笑纳。”

  老叔忙笑著说:“你看你!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

  嘴里推辞著,手却把纸包牢牢的抓住。

  七哥笑了笑,对我和宁宁说:“你们替我送送老叔。”

  我们点头答应著。

  ……

  把老叔送走以后,我和宁宁被叫到七哥的办公室,七哥问了问经过,然后坐在沙发里狠狠的抽烟,彷佛是自言自语的说:“快了,快了……”

  我们都没见过七哥这个样子,脸上面无表情,眼睛里闪烁著凶光。

  ……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快到十一长假了,夜总会的上座率也随著增加起来,这阵子,我忙得要死,每天只有白天才能休息一会,而且,这阵子,七哥好像联系了不少我从没见过的人到夜总会来玩,我、宁宁、小月、文文,轮流出场,每次少则两人,多则我们一起上,对于这种从未频繁的次数,我们不说,也感觉挺纳闷的。

  ……

  再次见到老叔,是十一后的一个晚上,那天,我正在七哥的办公室里谈事,突然电话响了,七哥拿起电话,只是问了两声,便挂掉。一会,服务生就带著个人走了进来,我抬头一看,竟然是老叔。

  老叔还是那么精神,穿著也挺得体,只是脸上有点不对劲。

  我急忙笑著迎上去说:“呦,老叔您来了。”

  老叔见了我,笑著说:“小丽!我好想你呀。”

  七哥也赶忙站起来,说:“老叔,您来了,快坐。”

  老叔拉著我的手,坐在沙发上,七哥对我说:“小丽,你先忙你的去吧,一会有事我叫你。”

  我站起来,冲老叔点点头,笑著说:“老叔,您先坐,我先出去了。”

  老叔拽著我的手,不舍的说:“一会儿你过来啊?对了,再把宁宁也叫来,我……”

  我点著头,笑著,走出办公室,把门关好。

  我离开的时候,听见里面传出好像有人哭的声音……我在一楼遛了一圈,然后到了二楼,小月迎过来笑著对我说:“经理,今儿可是人爆满呀!所有的房都开了!”

  我笑著说:“十一大假吗!人们都休息了,哦,对了,点小姐的多不多?”

  小月拿出一个本看了看,笑著说:“不少!5号房点了三个呢。”

  说著,小月彷佛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著我,坏笑著说:“哦!对了,刚才我看见许胖子了!他还拉著我问您来著。”

  我一撅嘴,心里不痛快的说:“死丫头,开起我的玩笑来了!”

  小月委屈的说:“真的!我不骗您,许胖子真的找您呢!他说了,今儿非跟您不可!”

  我一听,小月不像说慌,心里说:死胖子,真是难缠……我正要说话,手机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是七哥的电话,急忙对小月说:“行了,你多用点心,七哥叫我呢,我上楼了。”

  小月笑著说:“经理,您放心吧。”

  我急急走上四楼,轻轻的敲了敲七哥办公室的门,里面七哥说:“进来。”

  我推门进了房间,见七哥坐在沙发里抽著烟,老叔坐在他旁边,眼睛红红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七哥见我进来,把烟使劲的捻灭,站起来,走到我面前说:“小丽,你在这陪陪老叔,我出去一会。”说完,七哥快步走出办公室。

  我急忙点头答应著。

  我刚关好门,老叔一下子就从我的背后扑了过来,使劲的抱住我,两支手抓著我的乳房狠揉,满是烟味儿的嘴在我的脸上,脖子上乱啃。

  这一下,著实把我吓了一跳,我随即说:“哎!老叔,您……”

  还没等我说完,老叔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使劲的把我趔到办公桌旁边,我心里又怕又怒,心说:这是怎么了!想玩我也没这么来的!

  我嘴里几乎喊了起来,忙说:“老叔!别!……”

  老叔也不说话,把桌子上的东西胡乱的扫到一边,然后一按我的脖子,我一下子趴在了办公桌上,老叔急促的说:“小丽!趴著!撅屁股!撅起屁股!”一边说,他还用手使劲的拍著我的屁股,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自觉的把屁股撅了起来,我听到背后老叔急促的解皮带的声音,我知道他在脱裤子。

  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心说:这,这算什么?!就算七哥让我陪你,你也不能这样呀?

  虽然我这么想,但毕竟是七哥吩咐过的,我只有撅在那一动不敢动。

  老叔脱了裤子,把我的裙子使劲翻到屁股上,一伸手,扒掉我的白色连裤丝袜,然后用手在我的 里使劲的通了两下,我‘嘤咛’的叫了出来,老叔急急忙忙的跨到我的屁股上,鸡巴对准 眼,一下子就塞了进去,然后用手抓著我的头发,下面使劲的操了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大腿拍在我肥嫩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一下下的叫著:“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因为 里太干燥了,我觉得有点发涩。

  老叔快速的抽动著鸡巴,嘴里喘著大气,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操著。

  我急促的说:“老…老叔!您…让我给您叼叼…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老叔忽然拽著我的头发把我从办公桌上拉了下来,让我跪在他面前,怒挺的鸡巴在我的脸上乱杵,我刚一张开小嘴,老叔顺势将鸡巴塞了进来,然后双手按定我的脑袋,屁股快速的抽插起来……‘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嗓子眼被鸡巴头挤进来,抽出去,挤进来,抽出去,想咳又咳不出来,想吐又吐不出去,只觉得心里憋闷,喘不过气来,最后弄得我直翻白眼!

  我心里著急,心说:这不是要我的命吗!玩小姐,哪有这么玩的!

  还好,可能老叔觉得我的小嘴不如 来得爽,在一阵激烈的抽插后,他把鸡巴抽了出来,一松手,我顿时坐在地上,上半身仰在沙发上,老叔跪下身子,高举我的双腿,大大的分开,鸡巴上满是我的唾沫,他再次对准 眼,使劲的操了进来。

  随著他激烈的晃动,我的两个乳房上下翻滚,小嘴里一声声的叫著:“哦!太!别!哦!老叔!……慢点……啊!……轻!……哦!……啊!”

  老叔喘著粗气,用手撕开我的上衣,两个乳房暴露出来,老叔对准一个乳头就咬进嘴里,然后大口大口的唑著,屁股一阵比一阵来的猛!

  我只觉得鸡巴好像被烧红的铁棍一样,在我的身体里来回抽插著,下面渐渐变得潮湿起来,我浑身一软,任凭老叔狂暴的抽插著。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我高高的被他举起双腿,伴随著每一下的抽插都尖声的叫了出来。

  “啊!……”老叔瞪大眼睛仔细的看著我的表情,快速的抽插几下,突然拔出鸡巴,对著我的脸猛撸!我看见红通通的鸡巴头彷佛变得巨大,小嘴一张,刚想叫,正好第一股白色的浓精射了出来,“啊!……咕咚……”我只叫了半声,便被精液噎了一口,紧接著,一股股浓精喷射在我的脸上,小嘴里。

  老叔一边射著精,一边按著我的脑袋,近乎疯狂的叫著:“哈!爽!爽!我死了也值了!爽!啊!!!哈哈哈!”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有点害怕,只觉得老叔好像疯了样,我心说:他疯了!疯了!就算几个月不碰女人,也不至于这样呀!要命了!

  ……

  直到老叔往我的脸上射满了白乎乎的精液后,才大大喘了口气,一下子坐在地上。

  我也疲惫的仰面靠在沙发上,任凭脸上的精液往下流…………

  ‘彭!’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我还没弄清楚怎么一回事,从外面走进一个人,个子又高又壮,光头,眼里闪著凶光。

  他就是奇奇夜总会的保安头头——黑子。

  黑子进来,看看我,叫了声:“经理。”突然一回手,就给了老叔一个大嘴巴。

  这下把我吓坏了!我赶忙喊:“黑子!你干什么!”

  七哥突然在门口出现了,身边还带著两个保安,七哥努努嘴,从七哥的背后忽然钻出小文和小月,她们跑过来,一边说:“丽姐,您没事吧?丽姐您受委屈了。”一边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帮我整理衣服和丝袜。

  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嘴里应和著说:“没事,没事。”

  小月眼睛里含著眼泪,掏出手绢,轻轻的帮我擦著脸上的精液,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姐!你受委屈了。”

  可真是把我弄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看著七哥,七哥走过来,小声的对我说:“丽姐,你受委屈了。”

  说完,七哥突然间换了一副面孔,眼睛里闪现出凶光,黑道上那种要杀人的凶光,狠狠的瞪了老叔一眼,老叔刚要站起来,黑子一抬脚正踹在他心窝上,老叔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七哥冷冷的笑著说:“姓晋的!你好日子到头了,现在外面到处通缉你呢,你又跑到我的办公室里行凶来了,强奸呀你!”说完,七哥不紧不慢的点上一支烟,冷笑著说:“我可是守法的,已经报警了。黑子!给我绑人!”

  黑子也不说话,像拎小鸡似的把老叔拽起来,两个保安一起上,把老叔架了起来。

  老叔还想自卫,黑子过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喊著说:“操你妈的!还炸刺儿!打不死你的!”

  老叔点点头说:“好!老七!够狠!给我上黑道的玩意了!你给我记住!我他妈死了!你也是垫背的!”

  黑子听完,左右就是两个大嘴巴。

  七哥冷冷的一笑,忽然一回头,冲著门外说:“张局,您别沉著了?快露面吧?这儿正恐吓我呢!”

  转脸从外面走进一个一身警服的中年人,个头高大,肩膀上扛著好几颗星。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是近期经常出入夜总会的人之一,每次来这里,都是我们伺候著,有时候是我和宁宁,有时候是小文和小月,七哥从不说他叫什么,什么来历,我们也不敢问,只感觉著,这个人挺有来头的,没想到,竟然是警察局长!

  七哥把他让到房间里,指著我说:“张局,您可看见了,晋局长到我的办公室里行凶,强奸了我这的经理,还有,他还逼迫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卖淫,还勒索我,这些您都看见了吧?”

  中年人点点头,温和的对七哥说:“老七呀,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你放心,法律是公正的!对于象晋局长这样的贪污腐败、生活堕落的坏分子,国家是绝不姑息的!”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我隐约看见上面的三个大红字:拘捕令!

  他把纸打开,放在老叔的面前,冷冷的说:“晋局长,看清楚了。”

  老叔看了一眼,一下子低下了头。黑子和保安马上把他架了出去。

  中年人对我们和七哥点点头,迅速的走出去……这件事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给七哥好脸色,七哥也觉得内疚,总哄著我。

  这天,我到他办公室里交帐,七哥看了看,我冷冷的说:“没事我走了。”说完,我就走,七哥突然喊了一句:“等会!”

  我马上站住了。

  七哥站起来,走到我的背后,搂著我的肩膀,坐在沙发里,呆了一会,慢慢的说:“还生气呢?我也是没办法,要事先告诉你,恐怕你也不那么真。”

  我心里有气,使劲的啐了一口,说:“呸!真?!想真的不是?要不你也按著我操我一顿!你看真不真!”

  七哥听完,忽然‘扑哧’一笑,说:“行了!行了!你还真上脸了!我不是也为了咱们夜总会嘛!姓晋的仗著自己是个官儿了,狮子大张嘴!他妈的一下子就是十万,老子挣的这点钱儿还不够给他的呢!你说我不把他整倒了行吗?你们吃什么?孩子们吃什么?我拿什么给他们发工资?”

  见他说的还算有理,我心里舒坦了一点,扭头看著他说:“那你也不应该让我去呀!你跟我说实话,看著他那么糟蹋我,你就一点不心疼?你说!”

  七哥看看我,眼睛里忽然闪出一种怪怪的眼神,慢慢的说:“其实你们4个每次出去我都心疼,尤其是你。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姓晋的曾经跟我不止一次说过,单独让你陪他,我都挡了,所以这次我估摸著,也只有你来,他才会……不过,毕竟他曾经帮过咱们,这次牺牲一下,也算是让他临死前,了结了心愿,小丽,咱们都是干这个的,应该知道,道儿上有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为了混饭吃,苦呀!”

  我听完他的话,想到了许多事情,强装笑脸的陪男人睡觉,还要应和著男人们的各种古怪的想法,下贱到什么都玩,什么都做……玩够了,还要录像……照相片……吃口饭真不容易。

  我笑了笑,甩了甩头,站起来,冲著七哥一笑,说:“七哥,好啦!我好啦!”

  七哥仔细的看了看我,忽然笑著说:“小丽,我现在才发现,让你当经理,简直是我的造化。”

  我笑了笑,走出去。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好好的整理了一下,慢慢的走下楼梯,开始工作。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杨小青的故事 下一篇:两位美妇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